标题: 【D&D扫盲专贴】印记城15派系资料集
缺月梧桐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金牌推手

精华 13
积分 3848
帖子 3638
威望 3643
金钱 40
贡献 5
权限 70
注册 2007-9-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17:50 
血战三部曲     痛苦之页          找不到  冰月给个地址...


[ 本帖最后由 缺月梧桐 于 2007-10-16 17:53 编辑 ]


老师:用况且造句
小明:一列火车开过,况且况且况且......
顶部
mqy2002
(北河居士)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高手高手高高手之跟班
源头活水勋章  

精华 13
积分 1342
帖子 712
威望 1217
金钱 25
贡献 0
权限 70
注册 2007-8-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19:36 
很强大!非常强大!
冰月~偶都要崇拜你了~
虽然没有每个字都看,实在是太多了,缺乏有趣的情节带动很少人会仔细一字字看完吧!
对里面的流派很感兴趣~
这样看来~现在DND的小说都没有表现出来这些哲变思想的底蕴,既都可以称作伪DND
以前我对真伪还没有自己的判断,既人云亦云!通读此篇,终于有了自己的标准。
对里面的世界观 哲学实在是非常感兴趣,非常想现在就有个好的DND小说摆在面前。
这样的介绍让我有了阅读的冲动~~~~~
非常感谢~这样的帖子很必要 很重要~
最少让大家理解了什么是和谐~(不知道此和谐与彼和谐是否同源而出~!)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顶部
缺月梧桐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金牌推手

精华 13
积分 3848
帖子 3638
威望 3643
金钱 40
贡献 5
权限 70
注册 2007-9-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26 
人呢人呢   呼唤冰月    ...碎碎念...


老师:用况且造句
小明:一列火车开过,况且况且况且......
顶部
原始人
大白[猫]
Rank: 2

精华 0
积分 60
帖子 68
威望 0
金钱 12
贡献 0
权限 20
注册 2007-8-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30 
好文章!
不过太长了,实在看不下去。
有点想重玩“异域镇魂曲”了,可惜碟找不到。。。


签名构思中……
顶部
冰月王子
(Big O)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天下无双

精华 2
积分 1623
帖子 464
威望 1548
金钱 15
贡献 0
权限 70
注册 2007-8-12
来自 远东魔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34 
我也没则啊
中文的基本没的找
有自翻的也不全,不地道
我自己不是网购的就是电驴上拉的英文

顺便贴贴小说谱吧
龙与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
├─异度风景(Planescape)
│ ├─折磨(Torment)
│ ├─痛苦之页(Pages of Pain)
│   血腥战争三部曲(Blood Wars Trilogy)
│   ├─1.血战人质
│   ├─2.深渊武士
│   └─3.位面之力
├─浩劫残阳(Dark Sun)
│ ├─一人部落三部曲
│ ├─五棱镜
│ └─阿塔斯历代记
│    扩ざ先
│   └─龙王兴衰录
├─灰鹰(Greyhawk)
│ ├─Against the Giants
│ ├─City of Hawks
│ ├─Come Endless Darkness
│ ├─Dance of Demons
│ ├─Descent into the Depths of the Earth
│ ├─Keep on the Borderlands
│ ├─Knight Arrant
│ ├─Master Wolf
│ 扩 ueen of the Demonweb Pits
│ ├─Saga of Old City
│ ├─Sea of Death
│ ├─The Artifact of Evil
│ ├─The Demon Hand
│ ├─The Eyes Have It
│ ├─The Name of the Game
│ ├─The Price of Power
│ ├─The Temple of Elemental Evil
│ └─White Plume Mountain
├─被遗忘的国度(Forgotten Realms)
│ ├─伊尔明斯特之旅三部曲(Elminster's Travels)
│ │ ├─1.伊尔明斯特_法师之路
│ │ ├─2.伊尔明斯特在米斯.扎诺尔
│ │ └─3.伊尔明斯特的诱惑
│ ├─冰风溪谷三部曲(Icewind Dale)
│ │ ├─1.The Crystal Shard
│ │ ├─2.Streams of Silver
│ │ └─3.侏儒的宝石(The Halfling's Gem)
│ ├─发现者之石三部曲
│ ├─天神凡身三部曲(Avatar Trilogy)
│ ├─失落帝国系列
│ ├─竖琴者系列
│ ├─马兹卡三部曲
│ ├─魔池三部曲
│ └─黑暗精灵三部曲(Dark Elf Trilogy)
│   ├─1.故土
│   ├─2.流亡
│   └─3.旅居
├─魔域传奇(Ravenloft)
│ ├─我,斯托德(I, Strahd)
│ ├─迷雾之地的吸血鬼(Vampire of the Mists)
│ ├─黑玫瑰邪鬼(Spectre of the Black Rose)
│ └─黑玫瑰骑士(Knight of the Black Rose)
├─魔法船(Spelljammer)
│ └─披风之主轨道号系列
│   ├─1.月球远端
│   ├─2.航入虚空
│   └─5.破碎晶系
└─龙枪(Dragonlance)
  ├─01.编年史三部曲(Chronicles)
  │ ├─1.秋暮之巨龙(Dragons of Autumn Twilight)
  │ ├─2.冬夜之巨龙(Dragons of Winter Night)
  │ ├─3.春晓之巨龙(Dragons of Spring Dawning)
  │ ├─4.收藏版(Chronicles Collector's Edition)
  │ └─5.评注版(The Annotated Dragonlance Chronicles)
  ├─02.夏焰之巨龙(Dragons of Summer Flame)
  ├─03.灵魂之战三部曲(the War of Soul)
  │ ├─1.落日之巨龙(Dragons of a Fallen Sun)
  │ ├─2.陨星之巨龙(Dragons of a Lost Star)
  │ └─3.隐月之巨龙(Dragons of a Vanished Moon)
  ├─04.龙枪传奇三部曲(Legends)
  │ ├─1.时光之卷(Time of the Twins)
  │ ├─2.战争之卷(War of the Twins)
  │ └─3.试炼之卷(Test of the Twins)
  ├─05.野蛮人三部曲(barbarians)
  │ ├─1.大平原之子(Children of the Plain)
  │ ├─2.龙之兄弟(Brother of the Dragon)
  │ └─3.!!!
  ├─06.传说系列(Tales)
  │ ├─1.克莱恩的魔法(The Magic of Krynn)
  │ ├─2.坎德人、古力矮人和侏儒(Kender,Gully Dwarves,and Gnomes)
  │ ├─3.爱情与战争(Love and War)
  │ ├─4.伊斯塔的统治(The Reign of Istar)
  │ ├─5.大灾变(The Cataclysm)
  │ ├─6.长枪之战(The War of the Lance)
  │ ├─7.传说精选(The Best of Tales)
  │ └─8.英雄系列(Heroes)
  │   ├─1.修玛的传说(The Legend of Huma)
  │   ├─2.暴风之剑(Stormblade)
  │   ├─3.鼬鼠的好运气(Weasel's Luck)
  │   ├─4.米诺陶斯人卡兹(Kaz,the Minotaur)
  │   ├─5.索巴丁之门(The Gates of Thorbardin)
  │   └─6.骑士加伦(Galen Beknighted)
  ├─07.前传系列(Preludes)
  │ ├─1.黑暗和光明(Darkness and Light)
  │ ├─2.坎德摩尔(Kendermore)
  │ ├─3.玛哲理兄弟(Brothers Majere)
  │ ├─4.平原之子河风(Riverwind,The Plainsman)
  │ ├─5.佛林特国王(Flint,The King)
  │ └─6.阴影年代的坦尼斯(Tanis,The Shadow Years)
  ├─08.精灵国度三部曲(Elven Nations)
  │ ├─1.初生(First Born)
  │ ├─2.阋墙之战(The Kinslayer War)
  │ └─3.奎灵那斯提(The Qualinesti)
  ├─09.会面六重奏系列(Meetings Sextet)
  │ ├─1.家族精神(Kindred Spirits)
  │ ├─2.流浪癖(Wanderlust)
  │ ├─3.黑暗之心(Dark Heart)
  │ ├─4.誓言和标准(The Oath and the Measure)
  │ ├─5.钢和石(Steel and Stone)
  │ └─6.同伴(The Companions)
  ├─10.矮人国度三部曲(Dwarven Nations)
  │ ├─1.铸造之盟约(Covenant of the Forge)
  │ ├─2.铸造之盟约(Covenant of the Forge)
  │ └─3.剑源卷轴(The Swordsheath Scroll)
  ├─11.坏人系列(Villains)
  │ ├─1.面具之前(Before the Mask)
  │ ├─2.黑翼(The Black Wing)
  │ ├─3.安 』实?Emperor of Ansalon)
  │ ├─4.大神官韩德瑞克(Hederick the Theocrat)
  │ ├─5.大地精投德(Lord Toede)
  │ └─6.黑暗之后(The Dark Queen)
  ├─12.巨龙文集三部曲(Dragons Anthologies)
  │ ├─1.克莱恩之巨龙(Dragons of Krynn)
  │ ├─2.战争之巨龙(Dragons at War)
  │ └─3.混乱之巨龙(Dragons of Chaos)
  ├─13.魔法守护者三部曲(Defenders of Magic)
  │ ├─1.黑夜之眼(Night of the Eye)
  │ ├─2.美杜莎灾难(The Medusa Plague)
  │ └─3.第七哨兵(The Seventh Sentinel)
  ├─14.失落的历史系列(Lost Histories)
  ├─15.战士系列(Warriors)
  │ ├─1.皇冠骑士(Knights of the Crown)
  │ ├─2.马奎丝塔.卡松(Maquesta Kar-Thon)
  │ ├─3.圣剑骑士(Knights of the Sword)
  │ ├─4.泰洛斯.艾昂菲尔德(Theros Ironfield)
  │ ├─5.玫瑰骑士(Knights of the Rose)
  │ ├─6.索斯爵士(Lord Soth)
  │ └─7.任性骑士(The Wayward Knights)
  ├─16.杰作系列(Classics)
  │ ├─1.黑袍达拉玛(Dalamar the Dark)
  │ ├─2.塔西斯的谋杀案(Murder in Tarsis)
  │ ├─3.要塞(The Citadel)
  │ └─4.遗产(the Inheritance)
  ├─17.混乱之战系列(chaos war)
  │ ├─1.毁灭旅队(The Doom Brigade)
  │ ├─2.龙人的尺度(Draconian Measures)
  │ ├─3.最后的领主(the Last Thane)
  │ ├─4.夜空之泪(Tears of the Night Sky)
  │ ├─5.傀儡国王(the Puppet King)
  │ ├─6.血海的掠夺者(Reavers of the Blood Sea)
  │ └─7.无关山脉之围(The Siege of Mt. Nevermind)
  ├─18.新时代巨龙系列(Dragons of a New Age)
  │ ├─1.新时代的曙光(The Dawning of a New Age)
  │ ├─2.暴风雨之日(the Day of the Tempest)
  │ └─3.漩涡前夜(The Eve of the Maelstrom)
  ├─19.十字路口三部曲(Crossroads)
  │  ─盗贼行会(The thieves' Guild)
  │ ├─隐秘的圆周(The Clandestine Circle)
  │ └─龙之诈骗(Dragon's Bluff)
  ├─20.失落的传说系?Lost Legends)
  │ ├─1.威纳斯.索兰那斯(Vinas Solamnus)
  │ ├─2.费斯坦但提勒斯的再生(Fistandantilus Reborn)
  │ └─3.崔普施普林格叔叔的故事(Tales of Uncle Trapspringer)
  ├─21.第五纪元传说系列(Tales of the Fifth Age)
  │ ├─1.反抗和暴君(Rebels and Tyrants)
  │ ├─2.英雄和笨蛋(Heroes and Fools)
  │ └─3.崩溃和预兆(Relics and Omens)
  ├─22.雷斯林三部曲(Raistlin Chronicles)
  │ ├─1.灵魂熔炉(The Soulforge)
  │ ├─2.手足兄弟(Brothers in Arms)
  │ └─3.!!!
  ├─23.时代的桥梁系列(Bridges of Time)
  │ ├─1.风之精神(Spirit of the Wind)
  │ ├─2.斯蒂尔的遗产(Legacy of Steel)
  │ ├─3.银梯(The Silver Stair)
  │ ├─4.玫瑰和骷髅(The Rose and the Skull)
  │ └─5.德兹拉的任务(Dezra's Quest)
  ├─24.读者之友系列(Reader's Companion)
  │ └─吉尔赛那斯的冒险史诗(The Odyssey of Gilthanas)
  ├─25.达蒙正史三部曲(Dhamon Saga)
  │ ├─1.衰落(Downfall)
  │ ├─2.出卖(Betrayal)
  │ └─3.!!!
  ├─26.冰墙三部曲(Icewall)
  │ ├─1.使者(The Messenger)
  │ ├─2.!!!
  │ └─3.!!!
  └─27.独立系列(Standalone)
    └─第二代(The Second Generation)


最爱女人香^_^
顶部
缺月梧桐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金牌推手

精华 13
积分 3848
帖子 3638
威望 3643
金钱 40
贡献 5
权限 70
注册 2007-9-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38 
...扑通...倒地...


老师:用况且造句
小明:一列火车开过,况且况且况且......
顶部
jgzjgz
大白[猫]
Rank: 2

精华 0
积分 113
帖子 141
威望 51
金钱 12
贡献 2
权限 20
注册 2007-6-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39 
好多位面飞人出来啦.大家来看啊.呵呵.


签名构思中……
顶部
mqy2002
(北河居士)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高手高手高高手之跟班
源头活水勋章  

精华 13
积分 1342
帖子 712
威望 1217
金钱 25
贡献 0
权限 70
注册 2007-8-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45 
晕~
我只能看中文 还必须是汉字~繁体还认不全!!!
书很多~看就是外国人写的
欣赏不了~没好的译本!!!!!!!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顶部
494806118
大白[猫]
Rank: 2

精华 0
积分 121
帖子 33
威望 1
金钱 24
贡献 0
权限 2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48 
我感到风格不对啊,看不动了


签名构思中……
顶部
冰月王子
(Big O)
大仙[会算命]
Rank: 5Rank: 5
天下无双

精华 2
积分 1623
帖子 464
威望 1548
金钱 15
贡献 0
权限 70
注册 2007-8-12
来自 远东魔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6 20:50 
哎,贴一章中文的解解渴吧
都是爱好者自翻的

血 战 人 质

第一章 石像鬼的劫持

  真是个奇怪的地方,艾尔里斯心想,他削瘦而年轻的身子陷进了舅父家客房的床中。都半夜了,却还很热,他已彻底醒过来了。艾尔里斯躺在烛光下,身上单薄的睡衣随着过窗的暖风微微鼓动,他棕色的眼睛沿着上方杂乱的椽木来回扫视。

  以他对舅舅的了解,椽木吱吱呀呀的噪音不会是发自临时的木工活,肯定是为了某些未知的正经事情。他突然间很想知道这些椽木会不会是临摹群星的呢:警惕星努尼尔维,欺诈星瓦拉萨尔,狂暴星朱安……也许阿塔斯舅舅把旋转的天穹钉进了他客房屋顶那灰扑扑的树干中呢。

  艾尔里斯这么思索着:我在这儿躺了那么多个夏夜,却没注意过那些零散的椽木?我在这个地方呆了这么多个夏天,却没注意过阿塔斯舅舅的奇怪之处?艾尔里斯如今十七岁了,这房子已经建好十三个如此的夏季,十三年——多么不祥的数字啊。

  阿塔斯。他总是显得稀奇古怪,但在这个夏天,他全身散发出超凡脱俗的知识和力量。他周身有种气息,仿佛遥远的海岸、长角的多头怪兽、无底的山洞和翻腾的天空。

  当然了,阿塔斯曾云游四海,常投身于食人魔的战争中。他当过狮鹫兽轻骑兵,时不时也会去游览成千上万的地方。现在,他会露出伤痕累累的肩膀或脊梁,讲述这些伤疤的由来,在艾尔里斯看来,那身躯上的伤痕就好似记录他旅程的地图。那些冒险史也在以阿塔斯的声音回响,充满了陌生的俚语,还有闷热丛林和高灵山峰的词音。凝视这男人苍蓝色的眼睛,就像看到了其它的大陆:阿塔斯骑着狮鹫兽飞进了暴风的旋涡,看到低陷的隐秘山谷,穿过附魔的六芒星,与超自然生物探讨……他经历那一切后便建造了这间房子,此乃他生涯的宏伟纪念碑。

  但是现在艾尔里斯感觉舅舅还有别的事情瞒着他,是某些可能令他头皮发麻的事情。

  比如建造这所小屋的基石。艾尔里斯知道每一块都是阿塔斯舅舅精心挑选后亲手打磨的,按质地、颜色、外形和尺寸分放。但是今年夏天,他发现这些墙壁非同一般。雷雨天它们能引开闪电的袭击;而艳阳日则能储存热能。

  如果阿塔斯有驾驭暴风雨和太阳的力量,那他苍老粗糙的手中还蕴涵着什么其它的能力呢?

  艾里尔斯呼吸平缓地微寐,灵光陡然一闪。日志,那本记载着他游历的阿塔斯日志。那本子记载了一切……思及至此,除了想着那本书,艾尔里斯怎么也睡不着了。

  艾尔里斯的母亲曾经在无意间提起过,他才知道有这样一本日志。任何人,甚至连阿塔斯的养女妮娜,也没见过它……并非这对表兄妹没有叫嚷过要看看它,也不是他们没耐心在小屋中翻箱倒柜。他们曾在这儿发现过很多东西——磁石、星盘、战略模型、通向洞堀的隧道——但一直没找到过那本书。而阿塔斯从未停止写过。

  直至今夜。在一场长达数小时的有关中世纪部落文化和海洋气候现象的争论后——这种讨论令妮娜逃出了拱形的餐厅——艾尔里斯决定去睡觉。这时,阿塔斯悄悄把一本薄册子塞进艾尔里斯的手中。

  “你想问的都在这本书上。”阿塔斯说。他那正谢顶的脑袋在身旁微弱的烛光下反着光。如慈父般疼爱艾尔里斯的阿塔斯继续说道: “甚至连我女儿也没看过这个,你17岁了,是时候让你知道了。在你身上我看见了一些自己的影子。实际上,我得说,你有我年轻时的精神和模样。如果你想了解我——了解你自己——你就需要了解它。”

  艾尔里斯一只手抓住书,另一只手挠着头,“真的吗?我还以为这东西不存在,就算真的有,那我也永远看不到呢。”

  阿塔斯赞许地点点头,那满是皱纹的手轻轻拍了拍书,“是时候了,”然后他笑了,眼中充满了正直、睿智和豁达,“我敢打赌,如果你母亲还在世,她也会说是时候让你知道了。”

  艾尔里斯欲言又止,打量着舅舅矮胖的身形,他就像个半侏儒一般。——此刻艾尔里斯躺在客房巨型椽子下的床上时,这个念头似乎更加鲜明了。

  “看看吧,”他喃喃地叹了口气,慢慢打开日志。书里没有对冒险史惊世骇俗的导读,也没有引言或序文,整本日志以一个简单的日期开头——“E.T. 3025 (l75 C.C.)。”

  艾尔里斯的思绪停了下来,新纪元时代3025年(卡隆历175年),这大概是500年前了。要么这不仅仅是一本日志,要么舅舅有他还未有心理准备的秘密。他再次凝视着日志。


  新纪元时代3025年(卡隆历175年),如果我没发疯,那就是时间混乱了。对,肯定是这样,尽管我跟读者一样因此而吃惊。


  艾尔里斯又停了下来,“我”字异常显眼。若不是阿塔斯认定自己活了五个世纪,那他就是在编小说。下一句话证实了这一点:


  这不是胡编乱造的小说。


  这句话带下划线,就好像这本神奇的书察觉到了他想法中的疑惑。它足以令人对书中接下来的部分感到恐惧——陌生的文段,秘密显露的征兆,甚至是天花板上的排排横梁——相比之下都尚可忍受。艾尔里斯继续浏览:


  当然,时间上的混乱不足以带给我空间上的混乱。我至少是在印记城之外,很有可能完全脱离了外层位面。总之,我发现自己在另一个世界。


  艾尔里斯对于日志开启的秘密,早已经做了心里准备,可现在他却目瞪口呆地傻傻盯着翻开的页面。另一个世界。


  到另一个世界了——关于此地我没有更多的信息,只知道当地有一个奇怪的名字(拖瑞尔),但它的气味和我在那儿的体重,都不对头。我便嘲笑老宋江,是的,但这也许是我最后的笑声了。我到底在哪儿啊?

  当然,我尽最大努力去发现其中的奥秘。在旅途中,我利用附近的一座塔及其影子,做了一个简捷的圆周试验。我坐在一间小咖啡馆里,研究了半个小时(顺便一提,那家店对我的铜币没兴趣;谢谢纳尼夫的金币)。拖瑞尔比我们的世界大的多。穿过广场的塔影每小时成比例增进,证实了这点。

  就像我曾说过,我第一次知道这地方不一样,是凭嗅觉。奥瑟也有这种甜草味,那儿是个开放的地方,现在我知道托瑞尔亦是如此。

  是啊,是啊,我应该知道我会在超位面超时间之地挂掉,你别指望能安然经过宋江的传送门。我在焦炎炼狱的旅程是幸运的,至少我没有被记载在死亡之书上。


  此时艾尔里斯几乎合上了日志,他的手指比划出这些陌生的字眼。在焦炎炼狱旅行?死亡之书?

  他是什么人,是阿塔斯舅舅吗?艾尔里斯觉得自己根本就不了解他。他真的是个身材矮胖、看似侏儒的遁世天才吗?或许他是大法师,或者是传说中的间谍?尽管他设计的精巧复杂的小屋媲美天界神力;尽管他有狮鹫骑兵和食人魔战争故事,艾尔里斯仍然难以相信阿塔斯竟然去异界旅行过,更别说是焦炎炼狱了。那大概是充斥着火山和魔族的地方吧。

  那么阿塔斯的养女妮娜——艾尔里斯的表妹,也是来自异界么?她有这个条件:美丽,骄傲,她肌肤中的橄榄色有别于阿塔斯一族的那种红润。她有着一双清澈的眼眸,跟艾尔里斯的差不多轻灵。她神秘暴躁,难以言喻的活泼。对于小屋的奇迹,她则认为那是一种禁锢。

  她也并非一直如此。当屋子不再是原来那个用雪松搭起来的洞穴般小屋时,妮娜显得非常快乐。年幼时,她是个野性的女子,她会冲过黑松群,如小鹿般越过峭壁,纵身跳进潮汐的深潭中潜水,她就这样拉着艾尔里斯四处奔跑。当小屋逐渐建成,顺理成章地搭上椽子时,她也长大了。但她似乎害怕小屋完成,好像雪松死了似的。

  艾尔里斯叹口气,飘荡在书上的气息暖暖地贴上胸口。是的,她是来自神秘之地的神秘之人,成百上千的谜压得艾尔里斯喘不过气来。他拿起书,继续往下浏览。


  正确或错误的传送门。如果没有那个可靠的尤格罗斯向导,我甚至活不下来了(在这样错误的时间和地点)。


  艾尔里斯战栗起来。尤格罗斯是强大的魔族,艾尔里斯曾让自己相信那是虚无之物。现在,那些恐怖的迷信之说都消失了,真相冲蚀着他。


  时间和地点如此混乱,却还找到了如此亮堂、雅致、廉价的街角咖啡店。按计划来看,我认为这是开始记录的绝佳地点……也是我开启钥匙的完美源头。


  当一阵很长的嘶嘶声从椽子处传来时,艾尔里斯刚好扫过末页上最后那几个字。不,事实上,声音不是从椽子那儿来的。声音来自屋顶舅舅用于研究的阁楼。有些像呼吸声——但长得多,这比艾尔里斯上气不接下气时的时间还要长。

  那是什么声音?被尤格罗斯和焦炎炼狱所刺激出来的幻觉吗?

  不,不是幻觉,那嘶嘶声又出现了。就像是原木在壁炉中燃烧的声音,而且从椽子上慢慢渗下来的味道带着股烟气。

  有人在低声说话。有人——很显然是阿塔斯——在跟另一个人说话。妮娜吗?不,声音太小了,艾尔里斯听不见只言片语,但能感觉到谈话的气氛紧张。阿塔斯从不跟养女这么说话的。

  艾尔里斯曲膝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摆在床头柜上的蜡烛,他站起来时日志还残留着他的体温。

  阿塔斯和他的访客似乎有所警觉,也许是由于床垫稻草的噼啪声,也许是因为睡衣阴影跳到了阁楼敞开的天花板上。一片寂静,然后门诡秘地咔嗒一声,门闩轻轻地拉上了。

  艾尔里斯走到他房间的门前,小心翼翼的拨回插销。他悄无声息地把门掩开一条缝,从楼上舅舅书房那里,沿着狭窄的楼梯传来杂乱的轰响。

  “舅舅?”艾尔里斯喊了一声,他的声音因恐惧而颤抖着。

  回应他的是一声猛烈的捶击,紧接着是哗啦的声音和大声叫喊。随之而来是舅舅的吼声:“滚!他们跟这事毫无关系!”

  艾尔里斯跑上旋转楼梯,穿过雪松墙壁的阴影,走向他舅舅的书房。烛光下的他赤脚踩在楼梯的油木上时,烛光下的影子在走廊里乱晃。

  另一个灾难性的撞击来自远处的房间。在艾尔里斯的背后,妮娜的房门轰的一声飞入了大厅。

  艾尔里斯来到那间研究室门口,尽管他知道那门是锁着的,却仍试着抵了抵插销。他转身后退,用肩膀对着那木门猛撞。

  砰的一声闷响,门纹丝不动。

  “舅舅!”他大叫着再次撞门。小烛台的微光摇曳,险些熄灭。

  “快走,孩子!”阿塔斯呼喊着,声音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这句命令紧接着窗户的碎裂声,“带妮娜走,骑上马!”

  “怎么了?”妮娜在艾尔里斯的背后大声问,她总是轻快迅捷地靠近。当她冲向门并抓住了门闩时,睡裙鼓了起来,险些沾上泼溅的烛油。

  “快逃。”艾尔里斯喘着气对表妹说道。

  “见鬼。”她答道,棕色的肌肤开始泛红。

  她用优雅而专横的手势把他推到一旁,抬起一只脚对准门。长睡衫下露出了她修长的小腿,厚门随着她脚跟的三次撞击被踹得粉碎。第三次踢中时,门开了。

  门飞入屋里,妮娜和艾尔里斯看到屋内一片狼藉。

  狭小的三角形阁楼四处丢撒着书籍,一部分扔在壁炉边上,任由火星卷食;另一些则被撕碎,散乱地掉在书柜下面。

  阿塔斯的圆形天体仪——交错的黄铜色弧形框架和行星模型,倒在塌陷的地板上,它那细瘦的支撑杆向下凹陷,而行星模型则撞击到壁炉的石壁发出嘎嘎的声音。桌椅被推翻在地,阿塔斯的葡萄酒杯躺在墙边,酒撒了一地,被溅湿的地方积成一小片红色的泥浆。

  就在妮娜和艾尔里斯见到这一切的瞬间,让他们倒抽一口凉气的不是浓烟和异味,而是硫磺味。然后,他们瞥见阿塔斯舅舅的编制拖鞋,正消失在一个不可能容纳下他的小柜子中。一根大脚趾头还吊着一只拖鞋,在这只脚消失前进行了最后的挣扎。

  柜子猛地震动着,然后归于平静。那是阿塔斯的烟柜,细瘦的八角型架子里放着长烟杆。这柜子仅及膝高,不足掌宽,拖鞋已经完全消失在那儿了——这狭小的空间对一个男人的脚来说实在是太小了,更别说是整个身体。

  片刻后,他们不再怀疑阿塔斯是从那里消失的。他空洞的回声从架子里溢出来:“快逃!骑着马!”

  表兄妹目瞪口呆,战栗着靠近柜子。当头发顺着颈子被拉起来时,他们才察觉到屋里不止他们俩人。

  他们在空中旋转着,看见一只灰色的小石像鬼蹲在书房的门梁上。它貌似寻常的小雕像,但却呲着牙张开石翅扑向他们。

  它像秃头的狼灌一样朝妮娜和艾里尔斯冲过来,亮出凶猛的爪子和牙齿。艾里尔斯使劲推开那覆着鳞片的怪物。妮娜抓住一本书,挡住打向她的那条多刺的尾巴。然而两人都未能远离眼前的獠牙,那乖僻的脸上正呲牙咧嘴的露出微笑。

  艾尔里斯朝门口后退,但是怪物的牙齿咬进了他的肩膀。他被不可思议的重量压倒在地,这小小的生物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妮娜冲到一旁,从壁炉处抓住一块燃烧的板子,朝那个东西挥去。怪物伸出爪子抓过来,好似小型捕兽器一样抓住了着火木板的末端,怪兽发出深邃的嘶嘶声。

  表兄妹从未听过它所说的语言,但凭直觉理解了:“想想,宝贝儿。我住在焦炎炼狱,你认为那一点儿火就能吓倒我吗?”

  怪物再次呲牙咧笑,针尖般的牙齿发出喀嗒的声音,兽爪的抓地声好像火把上火苗在迸裂。

  艾尔里斯任凭肩膀的伤口作痛,伸出另一只手,用门夹住怪兽的尖刺尾巴。但他立刻就希望自己没那么做过,一个类似蝎尾的东西刺中了他。他大叫着挥动自己被刺的手。怪物开始玩弄他。

  听到表兄的叫声,妮娜冲向那个生物。她的手压在那石脖子上。手指下的手皮肤冰冷坚硬,小恶魔冷笑着去咬她。牙齿略微嵌入了她绷紧的脸颊,划开了她的皮肤,几乎触及她的牙齿。红色液体立刻喷溅出来,怪物摇晃着侧身躲开后,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咽下那血沫。

  “不假思索就动手,是吗?”它问道,“别低估了敌人。”

  妮娜收紧手肘,奋力推开怪物。它可以随时杀死他俩儿——这在怪物那黯淡无光的眼中再明显不过了。要么它还不想弄死他们,要么就是像猫杀老鼠似的,先戏弄一番。

  妮娜一脸痛苦,利齿再次逼近。“我父亲,他被带他们到那儿去了——焦炎炼狱吗?”

  “为何不等等看?”小恶魔回答道。它的利齿紧贴着妮娜流血的面颊,嘴里的硫磺味令她窒息。牙齿再次陷进她橄榄色的肌肤中,留下细长的血痕,然后怪物说,“反正我还是要带你去那儿。”

  小恶魔那捕熊器般的爪子扯开妮娜压在它脖子上的手,带刺的尾巴四处横扫,试图把艾尔里斯整个人甩到空中,就像扔一个稻草人般。接下来,它手铐般的爪子各抓住了表兄妹的一只手腕。

  “我们走吧。”它傲慢地嘶声道,毫不理睬两人落在它头上的微弱捶击。“那位大人讨厌等人。” 它把他们拖向烟柜子那扇小得不能再小的敞开柜门。

  “去焦炎炼狱,是不是?”肩上的刺痛令艾里尔斯上气不接下气。“舅舅去过很多地方,但是我没想到焦炎炼狱是其中之一。”

  小恶魔大笑着,对艾里尔斯连连眨眼:“没错,小朋友。你最好老实点儿,想想卡隆。那样我们就好办的多了。”

  妮娜盯着表兄,当他把头扭向流血的肩膀,使了个眼色时,她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去过一个地方,就是霍伊尔的神木林!“他这么说着,一边抓过壁炉台上的玻璃瓶,将其砸碎在小恶魔的石头脑袋上。瓶子立刻变得粉碎。瓶子里水一般的液体和细碎的玻璃渣溅到他们三个身上,但艾尔里斯和妮娜所受的小小刺痛可比不上石像鬼的剧痛。

  “是圣水!你这怪物!”小恶魔大声尖叫着,松开了抓紧他们的手,它前额越来越溃烂,刚才蘸水的部位开始融化了。

  它跳起来乱扫尾巴,把艾里尔斯和妮娜击退了,但这样做,也只是往这可怕的怪物身上溅到更多的浑浊液体。之前这怪物还凶神恶煞,现在可惨了,它捶打自己正在融化的肌肉,难受得就像海盐撒在鼻涕虫身上那样。

  艾里尔斯和妮娜惊骇地抓紧对方,看着眼前的东西扭曲着融化,变成土堆般的摊散肉块。

  瞬息间,一切都结束了。

  房里片刻前翻倒的家具、飞散的书和火星四溅的圆木现在都寂静地躺在那儿。好长时间里,唯一活动着的只有小恶魔那冒着泡泡的粘稠肉浆。

  妮娜和艾里尔斯惊恐地扫视现场。他们对这堆东西的厌恶,只有石像鬼的死带给他们的解脱之感以及对他的肉体仍然存活的庆幸之情才能弥补;他们简直不相信这事刚刚发生过。

  “那是什么?”艾里尔斯看着被毁坏的书房和地上的污水问道。

  妮娜轻轻地从表兄的紧握中挣脱出来,慢慢移到那滩泥浆前。“我在爸爸旅行和研究时,见到过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话语在她喉咙中打转,尽管她强忍着,但还是开始哽咽。

  艾里尔斯走过去安慰她,“都结束了,我们安全了。”

  她推开他,拒绝了所需要的安慰,“我并不担心我们,我担心的是爸爸。”

  艾里尔斯点点头表示同意,看着他表妹蹒跚地走到柜子那儿蹲下。“你也都看见了吧?”妮娜问。

  艾里尔斯蹭到了她旁边,“他的拖鞋,还在脚上,就被拉进门中……”

  他口里这么说,对这柜子的第一印象同时变得捉摸不定。光拖鞋就不可能轻易塞进那狭小的地方,更何况还有个男人穿着它们。这柜子里面又高又窄,刚好放的下舅舅那些满带异国情调的陶制烟枪,但却没地方装下一个矮胖的隐士。的确,那些细长的烟杆依然静静的摆着,而舅舅就消失在那狭窄的空间中。

  “怎么可能?”妮娜简单地问,道出了他俩的疑惑。

  艾尔里斯跪在她旁边,伸手去查看那些烟杆。当他的手指穿过柜门时,一道黯淡的蓝绿色火花表明这柜子附了魔。他的手臂感觉很暖和,好似秋日阳光落到了手背上。他攥紧其中一根烟杆。

  也许没攥到。他的手指似乎是碰到这个东西,但是一抓却空无一物。他赶紧抽回胳膊,吓得脸通红,然后又伸到柜子里去了。

  他的手继续够,收紧的手指一无所获。伴随着两声的惊叹,他俩看到他的胳膊很奇怪地缩短了,就好像是没入了折射的水中,或者是透过阿塔斯的厚凸透镜观看一样。

  艾里尔斯立刻伸直了手。片刻前看上去还那么瘦弱和缥缈的肢体,瞬间再次变得结实和真切。艾里尔斯抖了抖失去知觉的手,紧张得笑了起来。

  “这不是一般的烟柜。”他脱口而出。

  尽管刚才亲眼所见,妮娜还是把自己的手伸了进去,一直被吸到肩膀处。她的手通过那小小的入口后,看上去短小而缥缈。她赶紧缩回来,倒抽一口凉气。

  “一个……魔法传送门?”她惊奇地大叫。

  “我听说过那种东西,但这个不可能是。我见过舅舅从那儿拿出烟枪,还坐在椅子上点着它们呢。”

  “他从传送门里取烟枪就像从其它任何地方取一样容易,但是这真的是一个……能够到其它地方去的传送门吗?”妮娜回答道。“估计你没法看穿传送门——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这传送门通向哪儿呢?”艾里尔斯沉思道。

  “焦炎炼狱。”妮娜肯定地答道。

  “焦炎炼狱……”

  “石像鬼说的,”——妮娜回想的时候崩紧了下巴——“而且它认识爸爸,焦炎炼狱的可能性最大。”

  艾里尔斯目光呆滞地踉跄后退,跌坐在一张翻到的椅子上。“我……我在今晚之前,还以为焦炎炼狱只是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比喻,不是一个确实存在的地方。”

  “我也是这么想的。”妮娜说,她目光凶狠。“我猜,就像那小恶魔说的,我们要不了多久就去看看。”她站起来,活动了下四肢。

  “哎哎,等等,”艾尔里斯挨近她说,“你什么意思,‘我们’会去看看?”

  妮娜却扭身朝书房门口走去,舞起的头发在她激昂的脸庞周围扩散出一圈黑环。“好吧。我‘会’去看看。他们带走了我父亲。我会把他找回来。”她再次转身,踏步走出门口。

  艾里尔斯紧随其后。“等等。如果那真是个传送门的话,我们不知道那传送门……后面到底有什么!”

  “所以我们在去那儿之前得准备一番。”妮娜说,然后她转过楼梯的最后一个拐角,走进她的房间,“我的意思是收拾行李。另外,我们知道一件事,我们知道我爸爸在那儿。”

  “嗯。”艾里尔斯呆呆地同意。当他看到妮娜抓起一个小帆布背包,从衣柜里拿出衣服塞进包包里,他的眼里开始变得狂乱起来。“但是我们对付小恶魔已经很困难了,”他靠近了些,“以我对焦炎炼狱的了解,我们撑不过一次心跳。”

  “那爸爸能撑多久?”

  “瞧瞧你在做什么!”他请求她,试图将她手中的背包抢下来。“你在包里装什么?你知道焦炎炼狱是什么气候么!”

  “热。”她断然说道。

  “那儿有永不熄灭的烈火和冒着烟的硫磺,那儿的虫子吃活人肉,而且永远不会死,那儿有无边的冰原,冷得足以把一个魔鬼的肚脐冻成冰……”

  “你也只是半个卡隆人。”妮娜冷冷地回答,她把包拽过来,走向衣柜。她猛拉开门,从搁板上拿起匕首和投石索。

  “匕首和投石索!”艾里尔斯喊道。“你知道它们能对付……对付住在那里的什么东西吗?”

  “你说得对。”妮娜心烦意乱地说,“我最好也拿些盐、大蒜和明矾。”

  尽管艾里尔斯以为她那是在开玩笑,但妮娜把武器放在了本打算换的衣服旁边的床上。然后抓起了包裹,径直走出房门,下到另一轮台阶,走进厨房。

  他在厨房外面的小储藏室门口赶上来,扳过她咬牙道,“你不是你父亲,妮娜,他有相关的知识……那些关于——我们甚至不知道在谈什么!——关于他去哪儿,更别提我们要往哪儿走。你不懂吗?他‘知道’这些事情。如果每个人都能从焦炎炼狱中生还的话……”

  妮娜生气地盯着他,眼中某种脆弱的东西似乎破裂了。她把脸转过去,“他是我父亲。”她简单回答道,然后转身走进储藏室。

  “他也是我舅舅。”艾里尔斯反驳道,他没有再跟着她,“难道你不认为我和你一样想救他?”

  “如果那是真的,你最好现在就去就收拾背包。”她探出头来说,一边还把很多各类小药瓶放到另一个背包里。她选了一瓶递给艾里尔斯。“在你的肩膀和手上擦点儿这个,这是爸爸的最后一瓶恢复药了。他说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要用它,但这次有资格了。”妮娜往脸上拍了点儿药膏,“如果你笨到这么害怕,”她继续说,“你最好上书房去——看能不能找到一本旅行手册或之类的。”

  “与此同时,我会找一些有用的东西,自己去弄懂它,我们的旅程会很单调的。”

  “那我估计你得随身带本书。”她答道。她眼中的暴躁瞬间变得温柔起来,抬起一只手放在他脸颊上,“噢,艾里尔斯,这有什么不同?我们在那野性的世界多少次的追猎,有准备仓促,有措手不及,不都也无恙回来了不是吗?”

  “那不同,”艾尔里斯说,他镇定下来。她手指触摸他脸颊的感觉是如此光滑、温暖、美妙,“那是你家后院。”

  “我家后院——我把你从一只山猫的嘴里救出来,在那儿我们无数次游过死者之河,在那儿我们扑灭了燃烧的约书亚树。我家后院从来都不是安全的地方。”

  “但那永远不会是焦炎炼狱。”艾里尔斯也反驳道。

  “别担心。我会救你的。”

  她突然不再强逼他,瞬间她那甜美而柔软气息填满了艾里尔斯的心。她慢慢抽回手,他的脸颊一阵冰凉。

  “在我的衣橱里有一个多余的背包。”

  她转过身,带着一大包补给走开了。


◆她是你的表妹◆


  “她是你的表妹。”艾里尔斯的母亲说。她一只手比了个手势,另一只手取下了宽檐帽。帽子上下扇着风,就像银空中扑腾的黑鸟般。

  艾里尔斯没有看他的表妹,反而皱眉低头看自己的牛皮鞋。那是一双很好的鞋子。他穿上正合适,就像哥哥穿上时一样合适,而且穿这鞋子走得很快。

  一只手托起了他的下巴,是他母亲的,她抬起他的脸,她冰冷的蓝色影子笼罩了他。

  “至少看着她吧,你这害羞的男孩。”

  他没有看她,但不像刚开始那样了,反而望着满脸和善的舅舅,也望向那广袤暗黑的天空。在舅舅臂弯的阴影中,站着一个黝黑的女孩,深棕色的眼睛接近乌黑,头发的颜色像打开的黑胡桃夹。她的脸小小的,显得眼睛很大,就在他专注地看她时,她也在看着他。

  艾尔里斯立刻绕到她母亲的大腿那儿,躲到窗帘布般的花裙子后。

  母亲拍拍他的头,柔声说,“你们俩会成为最要好的朋友,我知道。”


最爱女人香^_^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20 15:34
Processed in 0.005565 second(s), 4 queries , Gzip enabled


首页 - 清除 Cookies - Archiver - 帮助 - 回顶部